受新冠肺炎影响美国南加州中餐业生意萧条

中国侨网2月13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美国南加州的华人餐饮业受到影响,生意明显变萧条。有华人餐馆从业者表示,素来“民以食为天”的华人如今因疫情恐慌“闭门不出”,正月十五一点年味也没有,餐厅生意惨到就快关门,“老字号勉强苦撑,新品牌延期开业”成普遍现象。

位于蒙特利公园市的某老字号米面店,以往只要是中午、傍晚的饭点,停车场便一位难求,餐厅内更是人头攒动、生意红火。可是如今荣景不再,食客减少大半。一位工作人员透露,从农历年过后,平时很多熟客、老客一下子都不再来餐厅用餐,旅行团更是锐减。这种情况一直持续至今。所以为了节省人员开支成本,餐厅老板从一周前裁员,平时中午、晚上大堂都有三、四个服务员,如今中午、晚上只有一人值班。

此外,近期从意大利返英的公民也被建议在家自我隔离。因此在家隔离的人数可能还会上升。

贺以礼表示,整体而言,客运及货运业务的收益率于2019年严重受压,两者均低于2018年。下半年的外部环境使运载率、机位预订量及乘客运载人次大幅下跌。访港客运量大受影响,尤以短途及中国内地航线为甚,而离境客运量亦同样下跌。头等及商务客舱需求疲弱,以致须更加依赖收益率较低的过境客运。2019年运载的乘客人次较2018年下降0.7%。

同城的一家老字号广式风味、烧腊店老板直言:“最近生意惨到爆”,以往农历春节期间的生意在一年中最为红火,很多中小型餐厅都靠这个时候提升效益。可是今年大约从初二、初三开始,每天的堂吃客流量减少了大约60%。如今农历正月十五竟然订餐也不理想,而外卖的销售量也没有增加,不得不让厨师和服务员休息节约开支。

对于货运的前景,贺以礼表示,预计今年的客运业务将严重受压,货运业务亦继续面对不少挑战,但随着近期中美贸易摩擦缓和,国泰航空对货运业务的前景审慎乐观,可载货量维持不变。预期2020年美元将持续强势,加上竞争激烈(尤其是长途航线的经济客舱),将使收益率继续严重受压。

罗兰冈附近某商业广场工作人员透露,最近广场内人气锐减,很多餐馆业主反映都快撑不下去。以前广场内老字号生意兴隆,餐馆新张还会再带来一波人气,可是现在大不一样。广场原计划今年年中新张一间餐馆,可是日前业主打来电话商量,因考虑到疫情原因,怕新开也聚不到人潮,所以无限期推迟开张时间。(高梓原)

2019年,国泰航空及国泰港龙航空的客运收益为721.68亿港元,较2018年减少1.3%。可用座千米(ASK)为1632.44亿,同比(较上年同期)上涨5.1%;收入客千米(RPK)为1343.97亿,同比增长2.9%;两个数据均低于原有预期。飞机使用量为每日11.9小时,同比下降3.3%;航班准点率76.3%,较上年同期提升3.6个百分点。

对此,英国卫生部长汉考克表示,他相信“食品供应不会耗尽”。对于近期民众的“恐慌式购物”,他表示人们“绝对没有必要”购买过多的东西。

贺以礼还提到,集团在年内大部分时间受惠于油价下降,每可用吨千米的非燃油成本减少2.7%,但美元强势却带来不利影响。

在货运方面,2019年,国泰航空及国泰港龙航空的货运收益为211.54亿港元,较2018年减少14.2%。以货运收入吨千米计算的可载货量减少6.7%,而可用货运吨千米量减少0.3%,因此运载率下跌4.4个百分点至64.4%,收益率下跌7.9%至1.87港元,反映美元强势及中美贸易摩擦导致货运需求转弱。

另据最新消息,有142位英国公民乘坐了出现确诊病例的“至尊公主”号邮轮,该邮轮已驶入美国旧金山外海。此前,一名英国人在另一艘邮轮“钻石公主”号上感染病毒死亡。

大型酒楼、餐馆的日子也十分不好过,位于圣盖博谷地区某大型华资酒楼业者表示,从农历年三十过后生意就急转直下,目前估计营业额比平时少了30%,另外在提前预定好的大型派对中,至少有10%被延期。所以如今餐厅在维持固定营业时间的同时,尽可能增加杂工、后厨以及服务人员的轮休日。

他指出,目前因为整个行业不景,很多蔬菜、肉类的价格都略有降低,但餐厅业主也不敢大批量购买和囤货。该店如今靠着一些老顾客还能勉强支撑,不过听说市面上之前就经营困难的中小餐馆关门,再这样下去南加州餐饮业可能真是要“死伤一片”。

展望前景,贺以礼表示,国泰航空于2019年下半年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在已减少冬季航班可运载量的情况下,预计2020年上半年财政上将面对极大的挑战。新冠肺炎疫情带来重大的负面影响,令情况雪上加霜。“目前我们难以预料情况何时会有所改善。面对旅游需求大幅下跌,集团已实施多项短期措施,包括大幅减少可载客量。尽管推出了这些措施,预期2020年上半年将录得重大亏损。”

国泰航空董事局主席贺以礼在报告中表示,2019年对国泰航空集团来说充满挑战。由于外部环境的影响,进出境旅客量大幅下跌。随着香港经济步入衰退,集团的经营环境变得极为严峻,因此一般较上半年为佳的下半年业绩跌幅远超预期。

他还称,“重要的是,我们正在与超市合作,以确保在家自我隔离的人们能够获得所需的食物和用品。”

他列举称,2019年下半年,国泰航空集团录得应占溢利3.44亿港元,而相较而言,2019年上半年及2018年下半年分别录得应占溢利13.47亿港元和26.08亿港元。其中,2019年下半年,国泰航空及国泰港龙航空录得应占亏损4.34亿港元,而2019年上半年及2018年下半年则分别录得应占溢利6.75亿港元及应占溢利12.53亿港元。

报告显示,2019年,国泰航空集团营收1069.73亿港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7%;录得股东应占溢利16.91亿港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7.9%。

其中,国泰航空及国泰港龙2019年的燃油成本总额(未计燃油对冲的影响)较2018年减少31.1亿港元(或9.8%)。虽然油价下调,但航班数量增加。计及燃油对冲亏损后,燃油成本较2018年减少44.54亿港元(或13.4%)。燃油成本净额是国泰航空集团旗下航空公司最大的成本,占2019年营业成本的28.4%(2018年为31.4%)。

贺以礼还表示,中美贸易摩擦压抑全年的货运需求,使其显著低于2018年,但货运需求于2019年后期的旺季期间回升,反映新兴消费产品、特殊的空运货物及假期前的货物补仓。从中国内地及香港出口至跨太平洋及欧洲市场的业务于年内后期取得较令人鼓舞的表现。不过,2019年货运业务的表现远逊预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