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美独角兽公司总市值达5820亿美元Uber以720亿美元估值居榜首

4月10日消息,近日,普华永道和行业观察机构CB Insights联合发布MoneyTree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Q1,美国共有147家公司的估值超10亿美元,成为“独角兽公司”,其中,有十家为新晋公司,与此同时,美国独角兽公司的总市值达到582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估值最高的5家独角兽公司分别是:打车服务公司Uber(720亿美元)、共享办公空间WeWork(470亿美元)、电子烟公司Juul Labs(380亿美元)、房屋租赁平台Airbnb(290亿美元)和金融科技公司Stripe(230亿美元)。

因此,大家哪怕把命运交给一个毫无经验的人,也不愿意让波罗申科继续当总统。眼下,第二轮投票即将拉开大幕,这两位的竞争也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就在大家都认为波罗申科大势已去的时候,剧情出现了反转。

2019年Q1,全球范围内,融资额最多的是瓜子二手车、毛豆新车网的母公司车好多,其于今年2月份宣布完成了由软银投资的15亿美元的D轮融资。融资额排名第二的则是东南亚打车软件Grab,今年3月份,Grab的H轮融资获得了软银的投资,软银单笔投资了14.6亿美元。

简而言之,北约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必须求稳,而泽伦斯基这张白纸根本无法让北约踏实,所以在北约眼中,波罗申科才是最佳的人选。那么如何帮助波罗申科呢?这次军演就是其中的一个手段,此次北约参加军演的军舰,早在选举当天就抵达了乌克兰,一直逗留到了第二轮选举即将开始的时候才开始军演,意图可以说非常明显了。

报告提到,美国的独角兽公司数量在不断增长,近期预计还将有一些备受关注的科技公司上市。预计将包括房屋租赁平台Airbnb、打车服务公司Uber以及团队沟通平台软件Slack。

俄罗斯绝非杞人忧天,近年来,北约对俄罗斯可以说是步步紧逼,不断的向东扩展,给俄罗斯造成了极大的压力,而北约想要保持住这样的压力,就得确保乌克兰能够死心塌地的跟着北约干,毕竟乌克兰目前还是北约观察员的身份,并不是正式成员。

另一方面,类似CTA这样的动量交易策略,此前也已经充分做多美股。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改善 iPhone 销量才是库克的核心工作。因此,当前在苹果工作了 30 年的迪尔德雷奥布莱恩,在接管 Apple Store 零售店和在线商店业务之后开展了一系列策略调整,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降低 iPhone 售价。事实证明此策略相当奏效,在中国 iPhone 因“三轮降价”带来了销量的迅猛增长。近日,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凯蒂休伯蒂(Katy Huberty)在一份投资报告中表示,苹果已经连续第三个月实现了智能手机安装基数的同比增长,3 月份中国 iPhone 用户的增长是过去 15 个月来最好的一次。最后,在你来看,安吉拉阿伦茨在苹果任职期间功过如何权衡,iPhone 定价过高销量下滑是不是她主要责任?她真的是与苹果和平分手吗?迪尔德雷奥布莱恩接班后,iPhone 销量能否重新回归到正轨上来?

相比较之下,美国风险投资基金投资金额在2019年Q1较最新一季度相比出现了较大的跌幅,2019年Q1总投资额为246亿美元,2018年Q4为387亿美元。但2019年Q1与去年同期相比还是呈现了增长态势,2018年Q1总投资额228亿美元。

其中,美国私营企业的上市时间普遍提前,2019年Q1进行IPO的企业平均存续期约为5年,2018年Q4则约为8年。

与对冲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类似地,随着今年以来美股强势上涨,散户投资者也已经加大了股票配置。摩根大通指出,由个人投资者资金组成的零售基金,本月的股票风险敞口已经是去年三季度末以来的新高。而就在去年10月,美股重演大跌。

如下图所示,摩根大通分析师整理了资管公司和杠杆基金在美股期货未平仓合约中的占比变化。相关占比已经回到了去年的高位,意味着资管经理和对冲基金做多美股的力量,和2018年1月、9月市场攀至高点时类似。

当然,北约不可能只有这一种手段,为了达到目的,后续必然还会通过别的动作加以干涉。实际上,从西方决定出手的那一刻起,这场比赛就已经被终结了,泽伦斯基这匹黑马注定逃脱不了陪跑的命运。

上周以来,标普500指数已经下跌了4.5%。对于观望数月后刚刚踏入股市的投资者来说,如果现在的抛售没有能有效反转,他们很可能会争先恐后地离场,留下一地鸡毛。

俄方官员表示,北约是在下一盘大棋,这种演习就是在制造地区紧张气愤,是为了通过乌克兰向俄罗斯施加压力,这种倾向非常的明显。

摩根大通还指出,今年以来,风险平价基金的股票仓位也升高到了平均水平之上,但股票beta收益距离去年9月的水平仍有一定距离。

据参考消息本月8日援引外媒消息称,多艘北约军舰在黑海跟乌克兰进行了联合演习,该演习名为“海上盾牌-2019”,北约表示,这次演习是为了加强北约和乌克兰之间的军事合作,同时也是为了增强北约在黑海地区的侦查能力。这个军演规模并不大,总共加起来也不到十艘军舰,但是军演背后的意义可就不简单了。

在本周全球股市普跌之前,标普500指数期货的短期和长期动量交易信号,都升到了类似于去年9月的极高水平。而且,本周股指下跌,相关动量交易的信号也随之回落。

报告还显示,2019年Q1期间美国IPO估值最高的公司就是于4月初上市的Lyft,估值达243亿美元。

2019年Q1美国IPO数量环比出现下滑。报告期内,共有15家公司进行了IPO,而2018年Q4,IPO数量为16家。但该数据同比有所增加,2018年Q1共有13家公司进行了IPO。

所以北约必须要保证波罗申科能够继续当总统,因为乌克兰逐步倒向西方直至成为北约正式成员国,都是波罗申科这几年来在努力推动的结果,北约无法保证新人泽伦斯基当上总统之后,还会坚定的走在这个道路上,如果情况有变,那么北约多年来的努力也就付诸东流了。

对冲基金、零售基金的美股持仓,都悄悄回到了去年9月的高位。现在进入美股的投资者,或许又要面临一次去年10月那样的大跌。

在加入苹果工作之前,安吉拉阿伦茨是著名时尚公司巴宝莉的首席执行官,被形容为来自时尚界的“女魔头”。而在那之前,她还在丽诗加邦和唐娜卡兰担任过职位。阿伦茨加盟苹果之后,苹果产品逐渐变身奢侈品。2015 年,在安吉拉阿伦茨的理念下,苹果推出了超昂贵的黄金版 Apple Watch,打造一种豪华腕表风格,但并未获得成功。在向员工宣布安吉拉阿伦茨离职的信函中,苹果 CEO 蒂姆·库克称她是一位积极的、深受爱戴的、卓有成就的领导者,她在塑造苹果零售体验方面发挥了“革命性的作用”。目前,苹果在全球五大洲拥有 35 家在线商店和 506 家零售店。库克说:“安吉拉在过去五年里为我们的团队注入源源不断的灵感和活力。无论对于 Apple 零售店,还是所服务的社区,她一直扮演着积极推动革新的角色。”然而,外界一直有分析认为,虽然安吉拉阿伦茨一度被看做是库克的接班人,但作为苹果零售业务负责人,iPhone 销量的下滑与她有推不开的责任。新一代 iPhone 正是因为越来越向奢侈品靠拢,定价过于高昂而销量不佳,库克在不同场合前所未有且不止一次坦诚,iPhone 销量数字达不到预期与定价过高有关。零售是苹果成功的基石,而且是无法被轻易取代的重要部分,因此不少分析师认为,安吉拉阿伦茨很可能是被苹果直接解聘的,因为她没有解决苹果零售业务上的多个难题,包括苹果最看重的营收部分,尤其是在本该增长最快的大中华区和印度出现了开倒车的情况。安吉拉所在苹果这五年针对零售的改进,大多浮于表面而没有本质上的变革,原本 Apple Store 积极处理问题的售后文化也变了。当然了,在安吉拉上任之前,前面两位苹果零售负责人更无建树,上一任是苹果从英国零售巨头 Dixons 挖来的 John Browett,但也只待了几个月就因为难适应公司文化而被解职。说到苹果零售业的文化,乔布斯在开设零售店之初就曾表示,店内员工的工作不是出售,而是丰富客户的生活,并始终通过教育的方式。换而言之,乔布斯希望带来的是一种体验式的零售。

2 月初,苹果宣布安吉拉阿伦茨任职五年后圆满卸任,将不再担任苹果零售业务高级副总裁,计划于今年 4 月离职,未来由迪尔德雷奥布莱恩(Deirdre O’ brien)接任。德雷奥布莱恩曾是苹果的人力高级副总裁,但她现在的头衔是零售业务和人力高级副总裁,因为她在接管 Apple Store 零售店和在线商店业务的同时,还需维持她目前的职责。上周末,苹果已经将安吉拉阿伦茨的个人资料从苹果领导层简介页面上删除,为她的离职做准备。目前外界无法知晓安吉拉阿伦茨离职的真正原因,据苹果官方说辞,安吉拉阿伦茨离开苹果是为了“继续追求个人和职业发展的新目标”,仅此而已,苹果并没有进一步透露她离职的更详细原因。不过,外界推测安吉拉阿伦茨离职与苹果业绩的恶化有关,因为在离职之际,iPhone 在中国和其他一些新兴市场的销量大幅下滑。自 2014 年加入苹果以来,安吉拉阿伦茨一直担任公司零售业务的主要负责人。在过去几年里,她一直负责 Apple Store 零售店和在线商店的革新,包括重新设计 Apple Store 和改善客户体验,把用户体验从传统的柜台里面解放出来。在阿伦茨的领导下,苹果放弃了为人熟知的“天才吧 ”,转而采用了更为休闲的“天才林”(Genius Grove)代替,她减少了苹果第三方配件的销售,并将其零售店变成了如今苹果教学和艺术家表演等活动的聚集场所,带来丰富多彩的摄影、艺术与设计、音乐等全新课程,旨在帮助人们释放创造力,激发学习灵感和建立人际联系。

摩根大通分析师Nikolaos Panigirtzoglou在报告中指出,美股在今年前四个月持续上涨,实钱投资者已经再度超配股票,而他们进一步增持的空间也随之减少。“因此,去年年底(美国)股市重要的支撑,现在已经不复存在。”

摩根大通Nikolaos Panigirtzoglou认为,这不但意味着追踪趋势的交易者在本周以来的回调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也意味着如果动量交易信号进一步指向下行,他们在未来还会施压股指下跌。“基于我们的计算,标普指数在未来一周内再下跌1%,就足以让短期动量交易信号转为负值。”

整体来看,2019年Q1全球融资额较2018年Q1出现了增长,从494亿美元增至522亿美元。但与2018年Q4相比,2019年Q1的全球融资额还是呈现下跌趋势,从670亿美元减少至522亿美元,跌幅为22%。

Read More